近期沉迷底特律☆康纳厨/马康/水仙
es/els/刀乱/aph/剑三
涉英/fine厨/副推vk/宗mika/安清/菊耀/日光组/LPMM/ATMEE/策藏/苍歌/
微博@洛羽丶未央_画言
【以前的黑历史不会删,激励自己,看见自己的成长。】
最喜欢涉英了www
昵称什么的,画言/默羽/洛羽。都行的,喜欢就好w

© 画言
Powered by LOFTER

【APH/多CP】歪?别的小朋友都被表白了,你什么时候给我表白啊?(1-5)

设定校园风。CP为菊耀,米英,独伊一句话,普奥一句话,洪湾友情向,异色和女体有,后续cp有补充。

有私设,有轻微r18,文风逗比欢快,应该有后续。不知道有没有ooc,文笔略有不足,欢迎小天使们在评论指出意见。

大概文与题在某方面关系不大??

以上,

OK?

 

1.

  阿尔弗雷德是在高二第一学期转到这个有毒的班里的。为什么说这个班有毒?讲真,刚来的那段时间班里一片祥和,同学们的革命友谊和温暖关怀让他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不对啊??这和我之前听见的不一样啊??

  阿尔同学,那是你和他们还不熟,熟了你就会发现这个班的可怕之处了。

  亚瑟·柯克兰也是新转到这个学校的,不过他是老师。一位来自大英帝国的纯正英格兰青年,在妹妹罗莎的多次怂恿下来到了这里,成为高二(1)班一位光荣的英语教师。

  当人们得知换了个英语老师的时候气氛是极其沉闷的。当然,如果能忽略水管熊那奇怪的笑声就更好了。大家十分悲伤地对着他们的前任老师兼班主任罗莎·柯克兰鞠了一躬,心情格外沉重,待罗莎出了班门,再听不到那规律的高跟鞋声的时候,全班人长舒了一口气,接着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

  哦,原来这催人泪下的氛围都是假的,不存在的。

  老师一走,这个班也就原形毕露了,一群人吵着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比如来自匈牙利的女中豪杰伊丽莎白就把那个可怜的中国姑娘林晓梅给强吻了。费里西安诺抽到了和同桌公主抱的惩罚,结果在伊丽莎白的怂恿下被路德维希抬手就抱了起来,理由是卡上没说不能是被抱的一方。阿尔转头便看见同桌本田菊在安安静静地写着什么东西,凑近一看竟是在写情书。于是他惊呼一声,开始猜测自己品学兼优安静乖巧的同桌这是有了哪个喜欢的女孩了,只见本田菊把这封信郑重地递给了刚被伊丽莎白吻完脸还发烫的林晓梅,而林晓梅却是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走过去拍了拍本田菊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hero还真没看出来你喜欢那个中国姑娘,不怕伊丽莎白打你?”就是林晓梅的反应好像不太对?阿尔打趣道。

  “不,您误会了。”被提及情书的事本田菊垂下眼帘微微红了耳根,“在下是想请晓梅姑娘代为转交她的哥哥耀桑。”

  ……呵,这冰冷的世界也只有狗粮还有一些人情味。

  一群死基佬。



2.

  阿尔弗雷德和大家混熟后,搞事的本性也暴露了出来。

  “今天的世界和平也需要本hero来维护!”这是他进班的第一句话,也成功地引起了正在讲台前面批改作业的亚瑟的注意。

  “琼斯同学。”亚瑟低头看了看手表,一脸严肃地开口道:“你今天迟到了六分钟,比昨天翻了一倍。”

  “报告亚蒂,hero是去买汉堡了!”

  “这个理由你上个星期五用过了,还有在学校要叫我老师。”

  “好的亚蒂,知道了亚蒂!”


 

3.

  其实一开始罗莎让亚瑟接管这个班的时候,他是拒绝的。不过他打算先上几天课试试看。

  一进门便闻见了一股令人反胃的快餐味。

哦,上帝,让我看看这个罪魁祸首是谁。是个美国人,长得还……等等?!阿尔弗雷德?

亚瑟看了阿尔一眼,对方回了他一个亮晶晶的眼神。然后内心复杂地走上讲台,拍了拍手让班里安静下来。

“我叫亚瑟·柯克兰,是你们的新英语老师,也接管罗莎的班主任职务。”呵,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在办公室吹着空调和她的小艾米丽煲电话粥呢。

“老师,你和罗莎老师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妹妹,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你们家的眉毛都是祖传的吗?”不怕死的阿尔弗雷德第一个举手提问。

  大家听见这个问题,不禁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

  少年,你知道作死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

  果不其然,听见这个问题的亚瑟立马黑了半面脸。

  “这位同学,我觉得你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的样子,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我们好好聊。”

  下课后,本田菊一脸凝重地向阿尔弗雷德敬了个礼。

  “阿尔君,一路走好,在下衷心希望你能活着回来。”

  呵,回来好参加你和王耀的婚礼吗?一旁看戏的伊丽莎白在心里默默吐槽道。



4.(湾视角)

  这个学校有两大黑恶势力,一是现任高二年级主任的罗莎,二是坐诊保健室的校医,我的兄长王耀。

  罗莎可以理解,但王耀你就不知道为什么了吧?假如你想以身作践的话。

  首先,你需要得一次病,最好是点根蜡烛唱个生日歌(?)就能升天的那种。

  然后王耀就会让你喝上几碗中药,再给你“和善地”扎上几针。

  苦不堪言.jpg

  你要是不喝那你就做好下辈子投胎做一个健康人的准备吧,中华博大精深针灸疗法就像○嬷嬷对你进行贯彻灵魂的拷问一样。

  哎呦呦,想想我就肾疼。(这还是不是亲哥了。)

  什么?你说本田菊从里面出来后不是这么说的?

  呵,愚蠢,你也不看看那是谁!王耀的小宝贝儿,王耀宠他从小就宠上天了,都比宠我们几个亲的还带劲,有时间我一定要拉上嘉龙和濠镜他们去做个血缘鉴定,手动再见。

  至于为什么他是满面春光的走出来,你想想,这种事情,细思极恐……噫我怎么变色了。

  对的,我哥他是受。

  这让我想起了这学期三月的某一天的午休,用小学生作文形容就是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春天来了,发……呸呸呸万物复苏的季节到了,罗莎老巫婆让我去保健室送体检表,机智的我出门之前还特地瞄了眼本田菊那小子的座位,果然是空的。

  我掐指一算也知道你又在和王耀看夜光手表。

  我刚走到门口准备敲门,就听到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声音。

  “唔……小菊,慢点,嗯、啊……”

  “耀桑的声音太大了哦,说不定门口有人在听呢。”

  “胡说什么……唔……”

  听到本田菊那句话我瞬间起了一身冷汗,配上这三月的春风真是令人毛骨悚然。难不成这小子还有透视眼?几秒后我反应过来他这是在逗王耀玩。

  呵,没想到吧,就是有人在听,咋地?

  然后我默默地把体检表搁在门口,拿起了随身携带的画本和笔,看着那若隐若现的门缝就开始画了起来。

  你问我为什么有本和笔?那当然是因为要收集本子素材啊。

  也不知道伊丽莎白这段时间有没有收集到那个自称本大爷的zz和他的小音乐老师的素材。


 

5.

  “呔,本田菊,我手上有你和王耀上次保健室play的本子。”

  “您是什么时候……??”



评论 ( 15 )
热度 ( 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