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沉迷底特律☆康纳厨/马康/水仙
es/els/刀乱/aph/剑三
涉英/fine厨/副推vk/宗mika/安清/菊耀/日光组/LPMM/ATMEE/策藏/苍歌/
微博@洛羽丶未央_画言
【以前的黑历史不会删,激励自己,看见自己的成长。】
最喜欢涉英了www
昵称什么的,画言/默羽/洛羽。都行的,喜欢就好w

© 画言
Powered by LOFTER

我为医者

#时之歌project#

#远诺#

#黑化远x受虐倾向诺#

#心理医生远x患者诺#

#毕竟黑化梗嘛也许微ooc,雷者慎入#


  “尽远医生,这是您的新病人,请您拿一下简历。”一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轻轻地推门而入,身后跟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

  尽远伸手接过了护士递过来的简历,挥了挥手让护士出去。瞥了一眼上面的内容:尤诺,男,16岁,大学教授,患受虐癖。

  尤诺只是静静地站在尽远的办公室里,盯着窗外的景色。阳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内,尽远抬起了头,观察着尤诺。他那一头金色的短发与一身蓝色的制服与办公室里单调无趣的白相比似乎格外显眼。

  “尤诺,很好听的名字。”尽远放下手中的简历,率先打破了这短暂的沉默。

“谢谢医生夸奖,不知您要如何对付在下的病症呢?”尤诺微愣,开口回应道。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治医师了,不必如此拘谨,叫我尽远就好,我会对你负责的。”

  “尽远...尽远...”尤诺点了点头,口中默念着大夫的名字,“那么尽远,我先回去了,现在还没到心理辅导的时候。”

  “好的,到时候我自会去找你。”

————————

  就这样过去了很长时间。

  尽远每天都来为尤诺做心理治疗,尤诺闲的没事的时候也喜欢往尽远那跑,帮他倒杯水,聊聊天。渐渐地,两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尤诺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经常来找他谈心,询问情况。

  尽远很反感,可以说是极度讨厌那个经常来看尤诺的女孩。

  他发现,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离不开尤诺,想要尤诺一直陪着自己。在他眼中,尤诺是那么的完美无瑕,让人渴望得到。他看见那个女孩子与尤诺说笑时,心中便总会升起一种无名的火焰。

  好讨厌。

  尤诺只能是我的。

  不如,把那个女孩杀掉好了。

  尽远恶毒地想着。

——————

  尽远真的杀了那个女孩。

  他将女孩的腹部与腕部切开,器官散了一地,他就这样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不断从女孩身上流出的殷红鲜血。

  他能感受到女孩正飞速流逝的生命,用素白的手帕擦了擦染血的手术刀,鲜红的血液染透了尽远白色的衣摆与手套,绽出一朵朵妖艳的血花。

  真好看,是吧?

——————

  他顺理成章地将一切都推到了医院里一位精神病患者的身上。

  毕竟精神病人杀人,是不会被处刑的。



  怎么办。

  还不够。

  我要尤诺的身边只有我。

  尽远想。

——————

  这件事终是没有瞒过尤诺,尤诺开始怀疑凶手是尽远。

  尽远能感受到尤诺对自己明显的疏离感,以及冷漠,或者说,恐惧。



  他不是不喜欢我了。

  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别人。

  他是发现我是凶手了吗。

  呐呐,那只有一个办法啊,让你永远属于我的办法。

——————

  尤诺在医护人员的晚餐时间,偷偷地溜进了尽远的办公室。

  尤诺左翻右找,终于找到了一双带血的白手套。

  其实如果不是发现了证据,尤诺也不愿相信尽远就是杀害自己挚友的凶手。

  尽远正盯着手中的手套出神,全然没发现自己身后的身影。

  “尤诺,你不乖哦。”尤诺的身后响起了尽远的声音。

  尤诺被这声音吓得一哆嗦,慢慢地转过身子,看见了熟悉的那一抹绿色。

  对视良久,尤诺终于开了口。

  “尽远,她真的是你杀的吗?”

  “是我杀的。是我看不下去她跟你那么亲密,我是不是很自私?”尽远面无表情,一步步逼近墙角的尤诺。

  “我到现在才发现你这么自私,”尤诺顿了顿,“对不起,我讨厌这样的你。”

  听到这句话,尽远愣了愣,随后大笑起来,似是在笑尤诺的天真,又好像在笑自己的愚蠢。

  “是啊,我很自私。我喜欢你,喜欢到无法自拔,我想独自占有你。”

  “所以,那些碰过你的人,只要杀掉,就可以了啊。”尽远金色的眼瞳中此时盈满了血色,尤诺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刺骨的杀意。

  尽远缓缓的走向尤诺,将手里的手术刀指向了金发少年的心脏,随后将利刃推送了进去。待尤诺失去意识,尽远抱住怀中冰冷的尸体,将刀毫不犹豫地对准了自己。

   这样你就会永远留在我身边了吧。

  我是医者,能拯救你的心,却看不清自己的心。

评论 ( 3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