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沉迷底特律☆康纳厨/马康/水仙
es/els/刀乱/aph/剑三
涉英/fine厨/副推vk/宗mika/安清/菊耀/日光组/LPMM/ATMEE/策藏/苍歌/
微博@洛羽丶未央_画言
【以前的黑历史不会删,激励自己,看见自己的成长。】
最喜欢涉英了www
昵称什么的,画言/默羽/洛羽。都行的,喜欢就好w

© 画言
Powered by LOFTER

接一年前给老铁的那个刀乱的童话paro(5-8)

是乙女向,依旧不会写。

是老铁家的女儿夏槐和鹿山川虞。

有我家女儿默浔的出场_(:з」∠)_女巫小姐也很厉害的!

不打tag好好做瓜x

我说有后续就真的有后续吧!!虽然隔了一年orz。考完试的第一篇复健。给这一年一直关心我帮助我的亲爱老铁比心心 @絺章绘句 

——

5.有魔力的事物



  在我们的小鹿公主十岁的那天,国王夏槐邀请了住在森林里的女巫默浔来参加生日舞会。


    女巫很开心,因为她也很久没有去过王国里了。 


  “哪有人会在别人的生日舞会上穿得跟参加葬礼一样啊?”一旁围着紫色围巾的橘猫翻了个身,揉了揉眼睛说道。


  虽然这句话在旁人听起来可能就是普通的几声喵喵喵,但是作为活了几百年魔法修为深厚的女巫,听懂动物的语言还是很容易的。


  黑衣的女巫想了想,觉得橘猫说得很有道理。决定换掉黑色的长袍。


  “不如就那件白的?”白色围巾的蓝毛猫在一旁建议。


  “安定你什么直男审美啊,当然是那件红的好看了!”围着红色围巾的黑猫说着拍了一下蓝毛猫,然后蓝毛猫用爪子压住黑猫的尾巴,两只猫就这么打了起来。


    女巫扶了扶额,对他们这种日常打闹的行为表示默许。最后还是选了一条天蓝色的裙子,然后一把捞起打得浑身炸毛的黑猫出了门。


  女巫将魔法扫帚调到最高档,虽然这好像和坐过山车没有什么区别……非常危险,但这也很有效地让本来焦躁不安的猫咪乖乖地叼着玫瑰味道的邀请函,卧在女巫怀里不敢动弹了。

 

 

6.花园



  舞会的举办地点是在王宫花园。


  虽然几百年过去了,人们还是很畏惧女巫啊。默浔这么想着,向看到她略显惊慌侍卫递上了自己的邀请函。


“这位小姐,王宫内部是禁止携带宠物的。”侍卫看了看被默浔抱在怀里的黑猫,检查无误后将邀请函递还给默浔。


“你们人类规矩真多,你知不知道我和你们国王是什么关系?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哎!她出生时候还有我的祝福呢!”说着女巫转了转眼珠,“下次再这样我就让槐把你们都辞退好了。”


“不是这样的,出于安全,宠物有可能是魔兽。这真的不行。”侍卫替自己捏了把冷汗,反正横竖都是死。


  正当二人争执不休时,黑猫挣脱了女巫的怀抱,轻轻落地变成了一个围着红围巾的黑发红眸的少年。


“好麻烦呀,这样可以了吧?”少年冲他挥了挥手。


  “……可以。”侍卫显然被震惊到了。


  “加州清光你给我变回去!变回去!”没想到一旁的少女直接炸了毛,“知不知道这样很耗魔力的啊!我回去又得吃多少胡萝卜才能补回来啊……呜呜呜……”


  默浔作为一个女巫,补充魔力的方式……对,就是吃胡萝卜。然而她最讨厌的食物恰好也是胡萝卜。


“我养你这么大,你却连我的话都不听,伤心了呜呜呜呜”


  黑发少年无奈地耸了耸肩,拉着正在假哭的少女进了花园。



 

7.灵魂



  “哎呀这不是小鹿嘛这么久没见了都长这么大了。”默浔看见鹿山川虞,激动地抱了上去。


  “老巫婆你离我远点好吗。”被抱住的灰发少女面无表情地说道。


  “您不能这样对客人说话……您应该遵循礼仪课上的内容进行社交活动。并且默浔小姐与您的父亲同辈,您应该尊重她。”一旁的平野出声提醒道。


“……知道了。”鹿山川虞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

  

  舞会正式开始,国王带着皇后出现了。


  太鼓钟贞宗一脸不情愿地看着正挽着自家媳妇的女巫,直到轮到女巫送礼,女巫才离开夏槐。


  “你请谁不好非得请她。”太鼓钟贞宗默默坐到了夏槐旁边。


  “你不知道。阿浔很厉害的,你等会就知道了。”夏槐冲他摇了摇头。


    女巫走上花园中央的看台,拉起灰发少女的一只手放在胸口。


  “生日快乐,衷心地祝福你,我的孩子。你会在未来拥有超凡的魔法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女巫金色的双眸直直地看向少女那杏色的,仍充满懵懂的眼瞳。


  温柔的女巫单膝跪下,慢慢撩起少女额前的碎发,轻轻地落下一吻。


  “这可是来自女巫的祝福啊,要牢牢地铭记在灵魂里哦?”

 

8.拥有飞行的能力



  还真应了女巫那句话,鹿山川虞拥有很强的魔法能力,那能力是从十五岁开始渐渐显现出来的。


  彼时的鹿山川虞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作为公主近侍的平野能从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魔法波动。


“平野,你说我能不能尝试一下自己的魔法?”鹿山川虞正百无聊赖地揪着一朵白色雏菊的花瓣。


“我认为不可以。您得等到成年以后才能使用魔法。”平野不慌不忙地反驳了少女危险的想法。


“切……就一下!就一下嘛!让我试一下我就好好上礼仪课好不好?”


“不行。”


“……平野是大坏蛋!!”


  平野藤四郎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就一下。但是得通过链接我的魔力作为媒介。”


  灰发少女兴奋地点了点头,任由棕发的侍卫牵起自己的双手,十指相扣。


“闭上眼睛,感受魔力在血脉里流动。”少女听见身前的侍卫这么说。


  少女的周围忽然涌起一阵狂风,惊飞了花园里休憩的鸟雀。然后少女脱离侍卫的控制,慢慢地飘了起来。


“天哪,真不敢相信,老巫婆真的没有骗我。”鹿山川虞低头看了看扔与她建立魔法链接的侍卫,然而此时的侍卫却摆出了一副好了时间到了你快下来吧的表情。


  然后毫不留情地中断了魔法链接。


  鹿山川虞瞬间失重,尖叫着从空中掉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平野你居然这样对我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少女并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粉身碎骨,而是落在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中。


“现在试过了,您该好好上礼仪课了。”少女抬眼便看见近侍正微笑地看着怀里的她。


  阳光照得他真好看。少女这么想着,脸颊微微红了起来。


“我……不听不听平野念经。”



评论 ( 3 )
热度 ( 1 )